侃创业
  • 共享单车进入“大融合时代”?

    文/腾讯科技 李儒超对黑车、摩的而言,共享单车宛如一场噩梦;但对于另一拨人,却是天降幸运。就职于上海某劳务派遣公司的员工小孙(化名)告诉腾讯科技,最近公司出现了很多新面孔,“原本公司总共就三四百人,但这个月放出来的招聘启事就有近 100 人了”。而新的招聘启事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共享单车管理员”。小孙所在的公司不算正规。没有五险一金,虽说工资包含三四千元的基本工资+绩效补助,但除非加班,原先绩效那部分想拿到并不容易;然而由于近期单车管理员的招人速度并没有跟上,每月两三天的休息,令他们终于拿到了这笔陌生的

  • 我创业亲历的五次泡沫破灭:从千万富翁沦为街边小贩

    人类历史上泡沫比比皆是。但为什么人类一点都没有学聪明,还是一次次重蹈覆辙?因为泡沫是无法确定的,除非它破了。历史能给我们提供的惟一借鉴就是我们从历史不能得到任何借鉴。英国“南海泡沫”期间人们购买股票的情境一、 1987 年香港股灾:千万富翁变街边小贩1986 年,我在深圳见到了十几年没见的小学老师。他是出生在印尼的广东华侨,上个世纪 50 年代他刚从雅加达大学金融系毕业,响应祖国号召,同一大批东南亚华侨的知识青年跑到中国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于是,他成了我在长春市安达小学读书时的语文和数学老师。经历了中国的反右、

  • 网吧复活:这是一个关于消费升级和场景再定义的故事

    网吧复活了,不再有烟雾弥漫的大厅和污浊不堪的厕所。变成网咖的网吧,借着电竞产业的东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这一次,他们打算认真做个品牌。作者 | 王雪琦“现在有 14 万家网吧,到明年年初的时候可能就会少一半,我们正在等行业的低谷”,网鱼网咖市场品牌部负责人彭聪在被《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问到将如何使用今年年初刚拿到的2. 1 亿D轮融资时,如此说道。网鱼网咖是 2017 年文娱资本市场的第一例重磅投资。 1 月 26 日,网鱼网咖对外宣布公司已完成2. 1 亿人民币D轮融资,投资方为达晨创投、一村资本和明嘉资本。

  • 魏武挥:头条、UC、微信上的10万+是这么来的

    有效进行内容分发的奥秘。有人说,现在是内容创业者最好的时代,许多资源都向其倾斜。不过,内容创业者也有诸多困扰,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优质内容,很容易被淹没在互联网的信息大潮中。昨日,新媒体观察者魏武挥道出了社交分发和算法分发的奥秘,相信你认真读完后对如何有效进行内容分发会有很大收获。如有其他疑问,也可留言与酱紫君交流探讨~昨日,在黑马•内容创业营的课堂现场,知名新媒体观察者、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魏武挥针对如何构建有效的内容分发渠道做了精彩授课。黑马•内容创业营是有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

  • 善源亲人们:做好服务解决客户问题,我们不做单纯的建站公司。

    善源网络的亲人们,我们从2008年成立至今已经开始了第10个年头,在过去的9年多时间里,我们一直致力于为企业提供更优质网站建设、网络营销服务。过去9 年的建站生涯,我们一直在努力奔跑跟同行拼设计、拼价格、拼速度、拼技术,拼服务...等各种拼。我们赢得了很多订单、争到了很多客户。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的发展,我们也在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成长、进步。我们一直在强调,世界发展太快,我们要快速进步而且共同进步。慢慢的我们发现,过去的各种拼都是在盲目的拼、跟风的拼,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客户到底需要什么,应该做什么。我们不知道

  • 互联网的情色流量产业链,40万人依附,吸食百亿利润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一本财经(ID:yibencaijing)文丨零和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流量在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金钱。一条依附在流量上的色流产业链条暗流涌动,他们依靠广告、色情、赌博等内容,来截获流量——用吸睛利器来吸金。他们将自己称为“色流”。多位资深反垃圾人士称,中国从事这条产业链的人,大概有 40 万。他们对平台的蚕食能力极强,曾导致多个平台被垃圾淹没,而退下历史舞台。色流群体如蚂蚁一般,跟随着流量蜜罐迁移,经历多个时代的轮回变迁,并分食百亿级别市场……01技术革命从互联网诞生的那一天起,恐怕色流群体就随后

  • 中国互联网的抑郁:抄与被抄都很痛

    之前我们写过一篇《中国互联网的焦虑:下一步该抄什么》引发了不少关于「抄袭」、「竞争」这类话题的讨论,最近的一条新闻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小看这件事情的影响范围了。小扎带领的Facebook中一些团队已经骄傲地喊出:“不要骄傲得不屑抄袭”(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根据科技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发表的文章,Facebook成立了一个“青少年团队”(Teens Team),专门研究如何抢夺Snapchat的青少年用户。落到具体的产品上,这种策略就更明显了,根据不完全统计,这种喊着口号的抄袭在这两家公司之间上演了不下于五次:1、 2011 年,

  • 专访快看漫画陈安妮:15亿估值下的漫画独角兽

    从 2014 年 12 月的宣传文《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起步,到 2017 年 1 月宣布完成2. 5 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估值攀升至 15 亿,陈安妮所创建的快看漫画只用了两年零一个月的时间。如今回过头来审视这段疾速狂奔的创业进程,实际上远谈不上一帆风顺。 2014 年 3 月,已经凭借《安妮和王小明》在漫画界小有名气的陈安妮孤身北上,打造自己梦想中的快看漫画。这期间 12 个人的团队蜗居在北京五道口华清嘉园的一间三室两厅中,每人拿着 3000 块的基础工资。由于养不起专业的技术团队,也缺乏互联网行业人脉,陈安妮只能通过外包和qq技术群探

  • 共享单车在美国,中美创业公司赛跑

    “单车可以说是城市最好的伙伴,” Baas Bikes的联合创始人罗伯·麦克弗森说道,“如果执行得当,无桩共享单车会是公共交通领域的一个大革命。”Baas Bikes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共享单车公司,和ofo早期一样,Baas Bikes选择先在大学校园里起步积累用户。毫无疑问,中国无论是在城市公共自行车,亦或是现在的共享单车领域,都走得远比美国要远得多。在外媒看来,共享单车不需要指定停车桩停车的特点能给用户带来更无缝顺畅的的体验,远比如芝加哥Divvy那种传统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要实在得多。共享单车的无桩机动性也能让当地政府把

  • 2年前默默无闻,2年后他跻身IT上流社会,与马化腾合影

    这个湖南永州前基层公务员,浸淫音乐行业十年,默默无闻,直到闯入移动直播领域,做了映客。去年,直播行业火得一塌糊涂,而映客无疑是杀出来的一匹黑马。映客幕后掌舵者奉佑生,曾是湖南永州一名基层公务员,后在音乐行业浸淫十年,默默无闻,直至撞上直播的“风口”,做了映客,如今终于“红”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今天,酱紫君带你一探究竟~这个湖南永州前基层公务员,浸淫音乐行业十年,默默无闻,直到闯入移动直播领域,做了映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很难在移动直播的大战中存活下来。中国最早一批手机直播创业公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